T:很刀的儿童文学(?)

《月亮的女儿》

为了救孩子们变成了星星。

她就纵身向天空一跃,立刻她就化成了千片万片,飞上天去,成了千片万片光闪闪的东西,发出耀眼的光芒,这是从前所没有的--这就是星星。 有了星星的光,孩子们才带着眼泪,带着微笑,互相搀扶着,背着,到那幸福的、欢迎孩子的地方去了。

 这就是月亮的女儿--星星的故事了。没有月亮的晚上,星星总是替月亮照着大地。孩子每也爱星星,他们唱着星星的歌,用小手指数星星。星星是数不尽的,因为他们是要陪伴许许多多的小朋友的,天下的小朋友数不尽,星星也是数不尽的。

风华绝代


“我想抖落一身星光,从此长居你心上。”


很可惜没能生在同一个时代,他去世后整整一年我才出生。只能靠补补他的电影,去网易云听他的歌勉强圆了念想。我特别喜欢他的声音,虽然不太听得懂粤语。记得有人形容“哥哥的声音,是一种安静。”

风华绝代,不仅是指他的容貌,也指他的气度。

(不过看到他的黑照会感觉莫名的开心,闻黑则喜x)

碎玉笺

      (算是大二cp向,叶苏那部分是天雷。)



        君陌坐在潭边,微低着头,也不理会衣带浸入了潭中,濡湿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膝上有三封信,先是无趣地瞥了一眼水中扑腾的大白鹅,然后随意取了一封裁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是随意,却还是把某人的来信,放在了最下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剑阁柳白的回信,不过显然君陌对信的内容不是很满意,眉头蹙起,看完后揉成一团,扔到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说此事我也不便插手,先前那封信也只是试探南晋的态度……但柳白你自己,”他顿了一下,继续嘲讽:“你自己算是了不起,还真当南晋有多了不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也只是唐国军方该操心的事,他裁开了第二封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……是来兴师问罪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很多年前,君陌曾跟随唐国使团去西陵。毕竟年轻气盛,又仗着即使被逮住西陵也不会对他如何,选择性忽视在后山时夫子的暗示,天黑时悄悄溜进山中。不巧在摸去知守观的路上,碰见了叶苏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都不知晓对方的身份,却又是好勇斗狠之人,试探三言两语便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君陌渐渐猜到叶苏的身份,暗自忖度还是早早收手了事,以免事情闹大唐国和西陵面上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下手愈发狠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还是低估了叶苏,非但没被打晕过去,反而缠斗许久,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君陌寻思损招总比没招好,下定决心,表面仍是大开大阖与叶苏激战,暗中控制一股天地元气袭向叶苏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苏以为这是君陌让他分心的伎俩,并未在意,随意应对,不曾想那道元气附到他身上,然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叶苏的衣服化为寸缕,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苏脸色骤然苍白,从未想过有人竟能无耻到这种地步,分神之际,竟眼看那无耻之徒扔下一件外衫,转身逃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日后旁人问起,两人都对那晚发生的事情,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封信上,充斥着叶苏发现真相的愤怒,以及各种“下流”“不要脸”“无耻之尤”的字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苏自是明白此事传出去,他们两个必然“名声俱毁”。但像他这样淡薄的人,却还是在意知守观的形象的,此来不过泄愤。

        君陌久久沉默,良久,也把信纸揉成一团,扔在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微妙的心情,他开始看最后一封信,大师兄的信。

         第三封信语气平和了许多,即便大师兄和夫子去国游历前,他们曾闹得很不愉快。

         君陌认为书院毕竟是唐国在支持,前院不少教习更是与军方和天枢处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如此情形,他若与军方达成协议,对双方都有好处。前些日子写信试探柳白,也是出于此考虑,无伤大雅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师兄不这样想,他觉得君陌即使是处理书院事务,大部分琐碎杂事也是前院在管。他与夫子常年不在后山也罢,要君陌处理表态的事务必然不多。君陌没有必要入世,与那些人走得太近。

         师兄弟争论了一番,本来只是理念不合,后来不知怎的翻起了旧账,闹得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师兄在信里说君陌还是像小时候那样固执己见,听不进劝。比如当年他再三劝告君陌在西陵千万不能任着性子胡来,可君陌还是溜了出去,虽然他也不知道君陌那晚干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笔锋一转,又提及他和夫子在南方找了个新小师弟。这个小师弟初见时坐在竹林里,盯着竹子看了三天,晕倒了。夫子待他醒来,问了他几句,便决定收徒,不久便回书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回师兄弟关系,这次大师兄说师兄弟关系再亲密也不可能完全理解对方,没有必要相互理解。况且真要说起来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任由师弟决定。不必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    君陌心下一松,此间度量他自会把控,只是怕师兄不同意,现在师兄支持,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沉吟片刻,刚要起身,便发现信封里似乎还有东西,伸手取出来一看,是一颗红豆。

        潭水流入清溪,水声潺潺,仿佛是天地间唯一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?

         愿君多采撷,此物最相思。




BE十五题

老张的各种cp.


1 我永远得不到的你


 或许他眼中只有大明山河。


2 反目成仇


没有谁对不起谁,若中玄是他,他也一定会这么做。

只是,当他听见那人说“你看这个人,当年那么信誓旦旦,到头来动手却是什么也不顾。”

仍是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
3 终其一生的单恋


申时行看见了一幅画。

画中人站在一树梅花下,沉毅冷肃,目光幽远。

和那人有几分相似,他想。

思虑再三,终是没有买下。


4 分手


隆庆六年,高拱解职归里。


5 与爱无关


张居正早就看出了万历眼中的虚情假意,他们也就这般虚与委蛇。


6 报复


抄家。



7抱歉,我不认识你


张居正无意中看见了顾氏,刚要追过去,才想起来……

她已经去世十年了。


8 永远触碰不到的恋人


嘉靖四十四年,严世蕃因罪获斩。


9 我们都老了


张居正给徐阶写信的时候,笺上落了根白发。


10 痴人说梦


再痴也要做。


11玩笑而已


看顾先生子孙。


12梦里的圆满结局


戚继光曾梦见那人归老,和他在东窗畔说些闲话。


13 到死都没说出口的……


他不后悔,所以到死也没说出口。


14 “请回头看看我”


那天下了大雨,王世贞记得某人并未带伞,找到他的时候,他已和另一人离开了。


15 撕毁梦想


人亡政息。




【道书】天仙子


 



       子曰: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”

  子曰:“由!诲汝知知乎?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。”



  

跟他们要同人授权x


但为君故(一)

(现世paro    君陌×李慢慢,无差,其他cp乱入。肺炎时期的爱情(bushi))


“钉——”

手机的提示音欢快地响起,一只手伸了过来,摁成了静音。

天还未亮,李慢慢看了一眼窗外灰蒙蒙的天空,叹了口气。

今天又是美好而充实的一天。


冰凉的水拍在脸上,总算清醒了些。


有歌声混着水声在略显空旷的室内缓缓流淌。


“But I know someday that you'll be by my side.Cause I know god's just waiting till the time is right……”


上课时间还没到,他打开某软件,看了一眼学生人数。

意外发现了叶红鱼。

莫非又和她哥闹矛盾了?还是山山连网课都要和她一起上?

恰巧这时莫山山这时跟他私信,说明了情况。


另一边的叶苏看着端坐书桌前的叶红鱼,神色莫名,以前上网课可没见她这么积极,莫非真是自己讲得太烂?


“老师,宁缺好像又迟到了!”

听到陈皮皮不怀好意的告状,宁缺咽下最后一口蟹黄粥,怒道:“胖子休要败坏我名声!你上回作业还没写完吧?”

眼看这隔空对线的两人就要化身祖安文科状元口吐芬芳,李慢慢却置之不理,只说了一声:“欢迎叶红鱼同学。”

陈皮皮立刻噤声。


一堂语文课就这么过去了,木柚悄咪咪地去群里打算嫖个笔记,找到了余帘的,边抄边感叹她现在竟能认出余帘的字迹,看来余帘一个寒假的练字颇有效果。


而另一边下课后的宁缺脸上挂着十分社会的笑容,打开了软件商店,默默地给某软件刷了个分期付款的五星好评。

一旁的桑桑看着宁缺,一脸的嫌弃。


帮夫子代课的李慢慢终于结束了被迫成为十八线主播的一天。看了一下交上来的笔记,布置好作业,便关闭手机放在一边。

带好口罩和出门证,他下楼骑着一辆小电驴去了超市。



君陌盯着某处横斜折断的栏杆几秒,又确认左右无人,三两下便翻了过去。

欣慰地想着,果然只要想进去,还能进不来么?



李慢慢回来的时候,远远望见一个人。

一个留着长发的青年蹲在楼道旁,神情十分严肃地啃着面包。

“君……君陌?”李慢慢很惊讶,他那个平时“天凉王破”的霸总师弟,怎么会在这里。还显得这么……这么落魄?

那人抬头看过来,眼神竟是充满了迷茫不解甚至透露出丝丝委屈:“我是来投奔你的……师兄,我破产了。”